門徒神學﹝七﹞:門徒神學在教會的實踐

        門徒神學的最重要目的在於建立教會,透過研究耶穌在聖經中所揭示的靈性和人生,作為門徒效法的目標。因此,福音書中有關耶穌的記載就成了門徒的教科書,福音書的圖像中的耶穌人生也成了門徒學習的榜樣。當然在讀者〔信徒〕和啟示〔聖經〕之間,牽涉到一個釋經的過程。同一件福音的事蹟,或有不同的解讀,耶穌人生和靈性究竟是怎樣的呢?這個學習並不會有科學性的“正確”答案,但這也是屬神的群體一直領受神的啟示的方式。在教會歷史中,教會面對神的啟示,信徒就在自己宗派的神學傳統底下,去解釋、分辨和領受神的啟示。其實這種釋經的過程,也發生在每天信徒的讀經生活中和每周的教牧講道裏。因此, 探索和學習耶穌的靈性和人生,也應在這樣一種開放的信徒群體中進行。門徒神學的重點也不是一個閉門造車的學術研究,乃是信徒中間一同跟隨耶穌腳踪的運動。

        在探索和學習的時候,在聖靈的引導下,信徒經過一個自我反省、彼此看守和分辨的過程。這個過程可說是不分年紀、不分階段;不同屬靈階段的弟兄姊妹,可以同時面對耶穌的人生作反思,在其中彼此勉勵、彼此建立、彼此代求。聖靈的光照沒有分年齡和輩份,透過福音書中一件又一件的立體記載,不同的參與者奉獻出不同的角度,在福音派的神學傳統底下解讀,肢體彼此分辨和領受,並在群體中彼此看守之下,共同學習基督的樣式。

         而在這學習的過程中,教會更意識到行動的必要,無論是福音的行動、關愛有需要的人的行動、教導真理的行動、醫治的行動,教會的學習也就從書本中,跳到生活和生命裏,正如道成了肉身的基督耶穌一樣。教會從研習耶穌的腳踪開始,再組織信徒去行道,主的身體就活動起來了,信徒就在真道上坐言起行。這就是門徒神學在教會中實踐的部份。因此,門徒神學由探討並學習耶穌基督的靈性和人格開始,去建造信徒的心性,讓這個持續反思、倣效、互勉的過程,改造信徒的生活和教會的靈性。從門徒神學這方向創作的課程系列:《耶穌四十》之《耶穌四十腳踪》第一冊,現已出版,踏出實踐門徒神學的第一步。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廣告

門徒神學(六):門徒神學與後現代靈性

        “基督徒該作什麼?”“基督徒應是什麼樣子?”這都是今天教會常常追尋的問題,特別是在戰後半個世紀的和平時期中,全球加快民主步伐,在這個網絡時代,各人都有參與的權力和能力,基督徒在社會的角色是什麼?放眼世界,教會看見現代社會的進步,自己也不禁“現代化”起來,管理學、巿場學、心理學及成功學都搬到教會裏去。福音派教會為完成大使命,都跟隨美國式的教會增長術,去完成目標。教會又看見社會需要、天災人禍,就成立機構、基金提供社會服務,特別是過去十年教會都中產化,他們有了資源,就外判了關懷社會的心靈,不出力,倒也出錢。教會又看見二次世界大戰後自由民主的可貴、暴君政府的可惡,也醒來成為政治勢力;特別是美國福音派教會,他們滙聚政治力量,透過立法和政治機器,去維護自己信仰的價值觀。這回看見緬甸紅衣僧人上街,不少香港教會也心中癢癢,相信基督徒也應“站出來”,參與政治,支持2012普選!

 

        回望這些重新奮鬥的教會角色,也只不過是一個標準公民應做的事:追求成功、金錢施捨和參與民主政治,在其上再套上基督教的道德觀。也就是說,教會都走在世人背後。但最重要的,並不是先後的問題,乃是教會與世界同走一路。世人在社會裏崇拜成功、淘弱留強、疲於奔命;在教會裏看見是什麼呢?同一模式、同一層次的宗教活動,這就是“現代化”了的教會靈性。耶穌說“凡勞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11:28) ,今天勞苦担重担的世人到教會來,豈會得“安息”呢?都是抽象的神學和教義、侍奉再加侍奉、活動再加活動。今天教會向後現代的世上,展示出是怎樣的靈性呢?

 

        回想福音書中基督的靈性,既不是離世的靈性,也不是“休息”的靈性,也不是“禪”的靈性,更不是世俗“多、大、威”的靈性;乃是神僕的靈性、柔和謙卑的靈性、愛人的靈性、受苦的靈性、復活的靈性、和天國的靈性。教會的基督教教育,是否朝著這種靈性去塑造會友的生命?而且怎樣教?教甚麼?這也是門徒神學努力的目標之一。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門徒神學(五):門徒神學與教會增長

 

門徒神學的研究和學習,旨在幫助信徒建立主耶穌的樣式,這個樣式包括了建立對上帝、人生和社群的正確關係,而這種的心靈更新正是回應了時代的需要。今天信徒面對時代的變遷、社會和經濟結構的轉變、和後現代文化的衝擊,教會在牧養上也面臨嚴峻的挑戰。從以往簡樸刻苦的戰後年代,走過經濟富裕的物質主義社會,又急步走向全球競爭、資源短缺、人口激增及老化和環境災難的全新大環境。在這個過程中的現代人,忽然要面對生活保障的消失,人們的心靈都面臨沉重的衝擊。面對眼前的苦難、生活的困境和人際關係上的暴力,信徒更需要從基督身上找到信仰的意義和動力;面對鍥而不捨的苦難和壓力,究竟信仰能否提供答案?不少信徒就在這點上被困住了,有的便跑到泛靈恩的世界,尋找直接的感官慰藉和接受一個神學上黑白二分的簡單答案﹝苦難就是魔鬼的攻擊!﹞;又有的因著苦難難當,而否定了神的良善和信仰的真實,信仰就崩潰了,過往熱心的基督徒,從此一蹶不振。因此,今天在牧養上看見不少混身無力、遍體麟傷、價值觀錯置的信徒,他們的信仰沒有足夠的韌力和轉化力去面對艱難重重、問題多於答案的現代生活,而這種能面對苦難的信仰力量,就正是基督耶穌所揭示的靈性,也是門徒神學研習的焦點。

門徒神學的研習不光是信徒靈命的造就,也與教會的增長有密切的關係。當世界走向後現代和後基督教時代,基督教將與一再崛起的東方宗教和多元主義爭搏世人的心靈。社會上或有人完全未聽過福音,但有更多人透過不同的際遇和媒介都己接觸過福音,乜聽過一個福音的簡單陳述:人有罪,耶穌拯救世人。因此他們不是“沒有聽過耶穌的名”,他們需要的,是看到福音生命的大能(這是後現代人們對真理的認知方法)。但世人究竟要看見什麼呢?那就是信仰在生活上所發揮的力量,因為世人和信徒面對同樣的現代生活。這樣看來,教會傳福音的能力與信徒擁有一個能面對生活種種難題的靈性是息息相關的。若在偏遠的農村裏,在人們單純的心靈來說,福音的簡單陳述可能就足夠;但對於被資訊轟爆和面對重壓力的城巿人,他們要看見的是福音改變生命的大能和生活的適切性。傳福音者除了懂得簡單的佈道對答外,他能否在未信主的朋友面前,解說出信仰給人生的答案,將神如何轉化自己的生活述說出來?未信主的朋友又可否在傳道者身上看到基督信仰裏的“真功夫”?傳道者與所傳的道是分不開的。從這個層面看,門徒神學就是在發掘信仰的豐富、幫助福音的宣講。

        信徒靈性的造就和進深也是教會增長的重要一環。教會不論如何有佈道的“果效”,但若新葡及信眾缺乏信仰的力量,流失的機會就很大,最終換來一個“虛不受補”的教會。這也或可解釋為何近年一些增長快的教會和課程,都要偏向泛靈恩的神學,原因不一定是神喜悅泛靈恩的神學。教會活動總需要動員力,動員力之一可以是泛靈恩製造出來的宗教熱情;但另一種動員力,是出於信仰本身的能力,從認識真理,被真理轉化而來的生命熱情﹝林後47-10, 514-18﹞。門徒神學就是回到耶穌基督的身上,去研習這種真理的生命力。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門徒神學﹝四﹞:四福音與門徒神學

門徒神學所建造的門徒目標,不是教會的門徒(那些叫模範會友),不是牧師的門徒(那些叫徒弟),也不是門徒訓練課程的門徒(那些叫倍增組長),雖然那些都無妨,但而是門徒神學的目的是耶穌基督的門徒,嚐試去捕捉一個緊緊跟隨耶穌的門徒應該如何。因此,門徒訓練必須回到聖經對耶穌的記載。細看耶穌與門徒同在的三年裡,耶穌的教導不見得有什麼系統,也沒有教科書及固定的課程,反而法利賽人有特定的宗教生活規定和模式!從現代的門徒訓練的要求去看,耶穌在甄選門徒時也不見得有特別的件條,門徒也不見得特別聰敏,也看不見什麼彪炳的倍增結果,三年之後一個賣主、一個不認主、餘下的還溜得光光。門徒真正的改變,乃在耶穌復活升天後,聖靈降臨,門徒才知覺耶穌是彌賽亞,認識到天國的奧秘(3:16,彼前3:18,提前3:16),他們才活躍起來。但那時候耶穌已升天了,不能再到耶穌跟前繼續學習,只留下過往三年的回憶,初期教會透過口傳、成書,把耶穌的生平和教導留存下來,就成了培育門徒的材料。所以四福音在門徒訓練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耶穌也說聖靈會使門徒想起祂一切的話來(14:26),當然初期教會也有使徒的教導,但他們的教導也是來自主耶穌,保羅說信徒也效法基督(林前11:1, 2:6),《雅各書》中更充滿了耶穌教導的影子。因此,要學習成為基督的門徒,在基督身上的學習是非常重要。

福音書的記載有 三個重要的啟示角度:第一,主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所有的記載和歷史的解讀都是圍繞及指向這個重要的真理。沒有主耶穌基督的神性,整個基督教的教育就變成了人本道德學習和哲學的空談。這個獨一無二的元素(particularity),使福音書上的學習不至淪為自由神學或社會福音。這個啟示的角度讓人知道一位道成肉身的主,祂有大能又有慈愛,參與、改變和轉化祂所服侍的人,這個啟示成為門徒人生的動力和盼望。

第二、就是耶穌所彰顯出的神的形象(1:27,弗4:24)。耶穌是末後的亞當,第一個亞當叛逆墮落,第二個亞當順服得榮耀。福音書中除了記載耶穌的神能外,也記載一個完美人性的樣式。這個完美的人,在墮落、衰敗、充滿罪惡、軟弱的人間,活出一個完全合神心意的人生。主耶穌所彰顯的人格、人性和生命,不斷改變和塑造身邊凡看見祂的人,而閱讀福音書的人,就正是看見的人,因此,基督的樣式就正是門徒要學習的。要注意的是,基督的樣式不只在的宗教行為(讀經、禱告、上會堂等),乃是基督的心靈 (25),這心靈引發出愛神,愛人的生命和活潑的生活。人若能有基督的心靈,讀經、禱告、到教會都是自然不過的事,並且更容易被建立。

福音書中第三個啟示的角度,就是天國的圖畫。當上帝道成肉身來到人間,聖經呈現了神與人相遇的互動;在耶穌的神蹟和言行中,信徒能看見天國的展現和盼望﹝太1228,路92﹞。進入天國,就是活在神透過主耶穌基督臨在的現實裏,並去經驗及相信神在人間和人生中掌權作王。天國的生活方式是每個門徒的生活特徵。

從這三個啟示的角度裡,門徒神學嚐試塑造三個門徒的生命特質。第一,由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啓示角度中,去塑造一個以基督為中心的靈性;主耶穌基督是門徒生命的拯救和盼望,祂也定義了人生的使命和意義。第二,由基督完美人格的啓示角度中,去塑造一個不斷自省、謙卑和在聖靈裡更新的人格,這就是一種樂於服侍、道德、謙卑、愛神、愛人的人格。第三,由天國的啓示角度中,去塑造一個與神同在行、勇敢、充滿信心和盼望的信仰生活。這三方面就定義了門徒的生存意義、人格(價值觀)和信仰人生。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門徒神學之三 :門徒神學的範圍

傳統的門徒訓練就是好會友訓練,它希望學員有好的讀經、禱告、傳福音和教會的生活,這也未嘗不好。這些門訓著重宗教生活習慣的建立,目標是行為性的,容易學習是它的優點。但因為它著重外顯的行為,不著重深層的信仰思考,這也就是它的缺點。行為性的門訓有時過分簡單速成,導致不少信徒落在一些常見的信仰的謬誤中: 沒有好好讀經禱告,因此生活遇見困難;要解除生活的困難,就要好好讀經禱告!其實,信徒每天所面對人生的問題、意義的尋索、苦難的困惑和道德的决擇,並不是一些宗教行為所能觸及。要作耶穌的門徒,若只能在耶穌身上學會一些表面的宗教行為,那未免錯過太多基督帶給我們的人生意義和豐盛了。

門徒神學就是研究怎樣作一個耶穌的門徒,是一種實用性的神學;透過研究基督道成肉身的啟示,去捕捉一個合神心意的門徒應有人生樣式。固然,最終極的門徒形象就是基督自己,但從一個蒙恩的罪人改變成擁有基督的形象,這個 心意更新而變化的過程,當中涉及對道成肉身的神學思考、人生和人性的覺醒,因此門徒訓練不應只是宗教生活習慣的建立,或表面行為上的模仿。

門徒神學的起點是主耶穌基督,從聖經中,特別是道成肉身的神學啓示中,去發現基督的出現帶給人生和世界的啓示;基督的降臨及再臨,除是救贖靈魂和永生外,還有更豐盛的意義。道成肉身的基督不是一個抽象的哲學概念,祂乃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生和靈性,祂跟你和我面對著同一個天地人世,與我們站在同一水平線上,所以道成肉身的基督是關乎今生的、是關乎我們的存有和意義。同時,祂也是第二個亞當、末後的亞當(林前 15:45-48),是完美的人性( 4:15),祂的出現因此啟示了一個完全合神心意的人所擁有全方位的生活方式。在基督身上所揭示的靈性、心靈、人生態度、人生目標、以及與世界和與人群的關係,就成了門徒應有人生樣式,也就是信徒應學習的對象 (腓二5,林前十一1,彼前二21,太十一29)。門徒神學既牽涉到今天信徒的學習,它也自然關係到另一個範圍,就是信仰的學習和成長的研究:一個人的信仰生命的塑造和改變是怎樣的一個過程呢?這也就是宗教教育的範疇。而這些就是門徒神學所研究的目標和範圍了。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門徒神學﹝二﹞:門徒?好會友?還是重覆活動的組長?

        談起門徒訓練,就想起要簽署“生死狀”、厚厚的作業本、學傳福音、靈修、禱告、奉獻…….。那些學習的課題,跟初信造就班很相似,好像是說,信徒這些尚未做得好,再來訓練訓練。反過來說,把這些“指定動作”常常做、又做得好,就大概是位“好門徒”了。細看坊間的初信栽培及門徒訓練,大部份課程的設計都是為了培養“宗教生活習慣”;透過重覆的活動和時間表的約束,達到宗教行為上的建立。牧者們當然樂於看見一位信徒努力傳福音、熱心參加聚會、十一奉獻、每天靈修,這位“門徒”其實就等同牧師心目中的“好會友”。至於門徒訓練,好像就是訓練一些能成功地重覆使用這套門訓材料的組長,以至達到倍增的目的,而倍增就是倍增門徒、倍增材料組長。這些材料固然帶給教會正面的成果和本身的價值,今天不少的牧者、傳道都從這類材料中被建造過來的,所以這裏並不是說它們是什麼毒物,請不要誤會!但既然希望在宗教教育上作反思,就嘗試從另一個高度和角度,去透視我們已沿用已久的宗教教育模式和框框,或許可以從中提出另一種的門徒模式,讓教會有更多的思考和選擇。

        細看今天初信造就和門徒訓練設計,主要以外顯的行為,就是宗教生活習慣的培養為目的:“你們如此行就對了,教會就有希望了!”。細看每課的學習,都是專題式:這課學佈道,那課學靈修。而每課的行為動機,就是聖經的知識,加上簡單的行為邏輯:“聖經如此說,所以就是對了,你也應如此做!”。所以課程的設計都是一個標題,下面是滙集著相關的聖經跟據,然後就是行為指引及練習。這種課程的設計,其實就是系統神學的簡易版本,是現代主義思維下的模式和產品:著重知識的系統灌輸和可量化的、可量度的訓練結果。這種系統性的課程設計基本上把一個所謂“好會友”的生活表現,經過一個現代主義的解構,分拆成十多個不同的部份,然後逐個去學習,然後在生產綫的另一端組裝起來,希望可以完成大業,就是一個能使出十多種功能或行為的信徒。所以今天的“門徒訓練”,從另一個角度或可說是“好會友訓練”,甚至是“教會生產小隊”訓練。

        在使用這些材料的過程中,出現一些常見的現象:就是有些“不是很愛主”的信徒在“初信栽培課程”後,不到半個月,就不禱告、不讀經了;宗教生活習慣培養不起來。而那種要簽生死狀的門徒訓練課程,當然願意參加者很少,而去年訓練得來的精英份子,會因為教會今年不繼續開辦這種門訓運動,霎時間都變回“凡人”了,他們失去門訓的大部份功力和“熱心”!顯然這些以特定活動來推動 (program-driven) 的運動,當 program 完結,外顯的活動也就隨之結束。這個模式的課程設計,主要是以宗教生活習慣為目標,把行為接枝在聖經知識上,所以,成功的關鍵是:知是否就能行?行為的改變 (behavioral change) 是不是那麼簡單?而且即使一個人的行為按著訓練材料而得改變了,按時靈修和定期做個人佈道,那人是否就是“門徒”呢?

        坊間“門徒訓練”的系統都說來自耶穌,但耶穌是否用這個模式的門訓呢?顯然不是。因為耶穌不見得有“系統”,招收了的十二位門徒三年後也看不見“倍增”(最後還跑光了!)。雖然耶穌有教導如何禱告﹝太6:5-18﹞、趕鬼(10:1),但耶穌門訓的目的,並不是在建立門徒一種新的宗教生活習慣;法利賽人豈不是提供了很多的宗教生活習慣了嗎?新約裡固然有提到宗教生活 (使 2:24)及宗教生活的指導( 4:22-23)。但當保羅說要效法他、像他效法主 (林前11:1)、彼得說要跟隨主的腳蹤 (彼前2:21)、耶穌說要學祂 (11:29),究竟是學甚麼?耶穌的門徒究竟在學什麼?真正的門訓又是怎樣呢?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門徒神學 (一):宗教教育的婚姻幸福

教會是“製造”門徒的地方。信徒透過教會內的教導活動,如講道、主日學、小組、成長班、團契等,領受和明白神的話語;教會怎樣教導,就“製造”出怎樣的信徒,所以教會及宗派的信仰立場是非常重要的。自新約教會的形成,真道的教育是教會重要的使命之一 (28: 20, 4:11)。但怎樣教?教甚麼?最顯然的答案是“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 2:15 ),然而,從近代對思潮的研究和覺醒中,使教會可以省覺到真理的教育裡不同的層次。

今天世界正從過去一個世紀的現代主義思維中,急速走向後現代,這個思潮蛻變的過程,突顯了今天基督教教育的結構範式。今天基督教教育的系統,大部份是在現代主義思維中孕育出來的;現代主義崇尚知識系統、邏輯分析和理性辯證,使用化整為零的進程研究。因此,基督教也自然使用這個模式對信仰和聖經作出研究,特別在文化歷史、體裁文法、原文字義、系統神學上取得重要的成果,教會因而得著一個有規範的釋經系統。這是對教會的祝福。

但現代主義思維下的宗教教育,也自然外顯著現代主義的基因特徵:首先,教會自從中產化之後,便開始崇尚知識,基督教教育便向神學院傾斜,渴慕更多新深知識。所以近年教會的宗教教育,基本上就只是把神學院平民化、釋經專業化、課程知識化、內容 Powerpoint化、所謂的門徒訓練也變得拔尖化、功利化、倒模化(也就是工業革命生產線化)。隨著越來越多平信徒修讀神學院延伸課程、閱讀學者著作、追求專家名咀講座,加上神學院高人把高新學術直接傾倒,信徒又樂於大大張口之際,教會的宗教教育內容就趨於知識化和抽象化,信徒也越來越像他們的老師:神學院教授。

然而,神學院教育本身的模式又何來?神學院裡算的是學分、頒的是學位,正是大學的模式,神學院也在大學化,也就是著重學術知識研究,充滿現代主義的色彩。神學院作為教會做研究的場所,是件美事,也是無可厚非的。在栽培方面,神學院既不是修道院,也只可說是在栽培教會中的「行政管理人員」,就是培訓教牧、傳道人,這是神學院的角色;因此,神學院不是學習做門徒的地方。所以,若教會的宗教教育不折不扣地,把神學院搬到主日學去,教會似乎就嫁錯郎了。

教會的宗教教育的目的是甚麼呢?怎樣教?教甚麼?教會製造”出來的門徒應該是怎樣的呢?是否就是等同牧者心目中的好會友?這些就是「門徒神學」要探討的問題。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