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徒神學﹝二﹞:門徒?好會友?還是重覆活動的組長?

        談起門徒訓練,就想起要簽署“生死狀”、厚厚的作業本、學傳福音、靈修、禱告、奉獻…….。那些學習的課題,跟初信造就班很相似,好像是說,信徒這些尚未做得好,再來訓練訓練。反過來說,把這些“指定動作”常常做、又做得好,就大概是位“好門徒”了。細看坊間的初信栽培及門徒訓練,大部份課程的設計都是為了培養“宗教生活習慣”;透過重覆的活動和時間表的約束,達到宗教行為上的建立。牧者們當然樂於看見一位信徒努力傳福音、熱心參加聚會、十一奉獻、每天靈修,這位“門徒”其實就等同牧師心目中的“好會友”。至於門徒訓練,好像就是訓練一些能成功地重覆使用這套門訓材料的組長,以至達到倍增的目的,而倍增就是倍增門徒、倍增材料組長。這些材料固然帶給教會正面的成果和本身的價值,今天不少的牧者、傳道都從這類材料中被建造過來的,所以這裏並不是說它們是什麼毒物,請不要誤會!但既然希望在宗教教育上作反思,就嘗試從另一個高度和角度,去透視我們已沿用已久的宗教教育模式和框框,或許可以從中提出另一種的門徒模式,讓教會有更多的思考和選擇。

        細看今天初信造就和門徒訓練設計,主要以外顯的行為,就是宗教生活習慣的培養為目的:“你們如此行就對了,教會就有希望了!”。細看每課的學習,都是專題式:這課學佈道,那課學靈修。而每課的行為動機,就是聖經的知識,加上簡單的行為邏輯:“聖經如此說,所以就是對了,你也應如此做!”。所以課程的設計都是一個標題,下面是滙集著相關的聖經跟據,然後就是行為指引及練習。這種課程的設計,其實就是系統神學的簡易版本,是現代主義思維下的模式和產品:著重知識的系統灌輸和可量化的、可量度的訓練結果。這種系統性的課程設計基本上把一個所謂“好會友”的生活表現,經過一個現代主義的解構,分拆成十多個不同的部份,然後逐個去學習,然後在生產綫的另一端組裝起來,希望可以完成大業,就是一個能使出十多種功能或行為的信徒。所以今天的“門徒訓練”,從另一個角度或可說是“好會友訓練”,甚至是“教會生產小隊”訓練。

        在使用這些材料的過程中,出現一些常見的現象:就是有些“不是很愛主”的信徒在“初信栽培課程”後,不到半個月,就不禱告、不讀經了;宗教生活習慣培養不起來。而那種要簽生死狀的門徒訓練課程,當然願意參加者很少,而去年訓練得來的精英份子,會因為教會今年不繼續開辦這種門訓運動,霎時間都變回“凡人”了,他們失去門訓的大部份功力和“熱心”!顯然這些以特定活動來推動 (program-driven) 的運動,當 program 完結,外顯的活動也就隨之結束。這個模式的課程設計,主要是以宗教生活習慣為目標,把行為接枝在聖經知識上,所以,成功的關鍵是:知是否就能行?行為的改變 (behavioral change) 是不是那麼簡單?而且即使一個人的行為按著訓練材料而得改變了,按時靈修和定期做個人佈道,那人是否就是“門徒”呢?

        坊間“門徒訓練”的系統都說來自耶穌,但耶穌是否用這個模式的門訓呢?顯然不是。因為耶穌不見得有“系統”,招收了的十二位門徒三年後也看不見“倍增”(最後還跑光了!)。雖然耶穌有教導如何禱告﹝太6:5-18﹞、趕鬼(10:1),但耶穌門訓的目的,並不是在建立門徒一種新的宗教生活習慣;法利賽人豈不是提供了很多的宗教生活習慣了嗎?新約裡固然有提到宗教生活 (使 2:24)及宗教生活的指導( 4:22-23)。但當保羅說要效法他、像他效法主 (林前11:1)、彼得說要跟隨主的腳蹤 (彼前2:21)、耶穌說要學祂 (11:29),究竟是學甚麼?耶穌的門徒究竟在學什麼?真正的門訓又是怎樣呢?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