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徒神學(六):門徒神學與後現代靈性

        “基督徒該作什麼?”“基督徒應是什麼樣子?”這都是今天教會常常追尋的問題,特別是在戰後半個世紀的和平時期中,全球加快民主步伐,在這個網絡時代,各人都有參與的權力和能力,基督徒在社會的角色是什麼?放眼世界,教會看見現代社會的進步,自己也不禁“現代化”起來,管理學、巿場學、心理學及成功學都搬到教會裏去。福音派教會為完成大使命,都跟隨美國式的教會增長術,去完成目標。教會又看見社會需要、天災人禍,就成立機構、基金提供社會服務,特別是過去十年教會都中產化,他們有了資源,就外判了關懷社會的心靈,不出力,倒也出錢。教會又看見二次世界大戰後自由民主的可貴、暴君政府的可惡,也醒來成為政治勢力;特別是美國福音派教會,他們滙聚政治力量,透過立法和政治機器,去維護自己信仰的價值觀。這回看見緬甸紅衣僧人上街,不少香港教會也心中癢癢,相信基督徒也應“站出來”,參與政治,支持2012普選!

 

        回望這些重新奮鬥的教會角色,也只不過是一個標準公民應做的事:追求成功、金錢施捨和參與民主政治,在其上再套上基督教的道德觀。也就是說,教會都走在世人背後。但最重要的,並不是先後的問題,乃是教會與世界同走一路。世人在社會裏崇拜成功、淘弱留強、疲於奔命;在教會裏看見是什麼呢?同一模式、同一層次的宗教活動,這就是“現代化”了的教會靈性。耶穌說“凡勞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11:28) ,今天勞苦担重担的世人到教會來,豈會得“安息”呢?都是抽象的神學和教義、侍奉再加侍奉、活動再加活動。今天教會向後現代的世上,展示出是怎樣的靈性呢?

 

        回想福音書中基督的靈性,既不是離世的靈性,也不是“休息”的靈性,也不是“禪”的靈性,更不是世俗“多、大、威”的靈性;乃是神僕的靈性、柔和謙卑的靈性、愛人的靈性、受苦的靈性、復活的靈性、和天國的靈性。教會的基督教教育,是否朝著這種靈性去塑造會友的生命?而且怎樣教?教甚麼?這也是門徒神學努力的目標之一。

 

朱世平牧師

沙田浸信會版權所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